顾舟识

最近沉迷kbsx 墙头众多,写写文啥的,喜欢删po,关注随意,mxtxmdzstgcf粉别关注我

想看一个戏精费总

1.
姓费的大爷正开着二十三度的空调,只穿一件衬衫躺在沙发上打游戏机。桌子上还有一杯喝省了的红酒。

他抬头看了看表,以多年的经验推测出时间大概是差不多了,起身慢悠悠地把空调关掉,换上秋衣秋裤,去厨房把杯子洗好遂用餐巾纸把水迹擦掉。

美中不足,他不小心碰到了旁边整个的红酒瓶,啪嗒一下,酒香四散。遂只好把碎片扫起来扔垃圾桶。

他悠哉地回到客厅,把游戏机放回骆闻舟原本藏着的沙发底下,不顾猫爷的反抗捞起骆一锅就撸,装作一副专心撸猫无所事事的样子。

随着钥匙的响声,费渡恰到好处地露出了一点惊讶,“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骆闻舟熟手熟脚地换了拖鞋,啪塔啪塔走到骆一锅猫砂旁铲屎:“最近燕城太平,我看您老趁我不在家悠闲的很。”

他铲好屎又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忽然问道:“哎,费总,我怎么好像闻到一股红酒味道?”

2.

费渡脸上带着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

看似稳如老狗,实则……也不慌得一比。

万事俱备,不怪分子运动地太剧烈从厨房飘到了客厅,错只错在他低估了骆闻舟比狗还灵的鼻子。

3.

“一锅打碎了红酒瓶。厨房的碎片被我扫起来了。”

4.

有理无据,令人信服。

骆闻舟当即怒不可遏,提着骆一锅举起来就一顿劈头盖脸的骂,猫爷也不甘示弱,抬起爪子就准备糊上去,费渡在旁边看得有滋有味,就差没拿他的咖啡来喝。

正训得愤怒的骆闻舟眼一瞥,就瞥见了沙发底下还未藏好的游戏机的边。

费渡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反而把游戏机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竟然藏在这种地方,师兄。”

他表情自然,仿佛没有丝毫不对。

5.

随后骆闻舟摸了摸游戏机壳。

6.

“小崽子,驴我呢?这机壳那么烫!”

7.

戏精费总,计划大失败。

评论(11)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