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舟识

最近沉迷kbsx 墙头众多,写写文啥的,喜欢删po,关注随意,mxtxmdzstgcf粉别关注我

【黑花】answer(下)

黑瞎子在厨房里烧菜。

解雨臣烧刚退躺在床上玩手机,从俄罗斯方块的坑里挣扎出来入了消消乐,眼看着马上就要过关了,黑瞎子过来把他手机一收。

解雨臣对他怒目而视。

黑瞎子装作没看见,把一碗粥和一袋肉松摆在他床头,自己一屁股坐了下来,捧着刚烧好的青椒肉丝炒饭在那里吃得贼欢,解雨臣又不能把他碗掀了,憋屈得很,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往碗里加了肉松自己闭着眼吃了。

我这么大岁数了为什么还这么幼稚。他心道,吃碗以后把碗往桌子上一放,冲人有气无力地一摆手:“你他娘别气我了,洗碗去。”

黑瞎子拿着碗走了,过了半分钟又回来坐床头盯着他。

解雨臣:“……你碗洗好了?”

黑瞎子对此人的记忆力感到不可思议:“你昨天还在甜言蜜语哄我说让我烧菜就好了,买了个高档洗碗机让它洗,怎么,我还得让它劳逸结合啊?”

解雨臣自知理亏,在被子下翻了个身转过去,拿后脑勺对着他发出了无声的反驳。

黑爷也是个不要脸的,脱下外套蹬掉拖鞋就往解总那张king size大床上面一躺,解雨臣被这一下吓得心脏病都要出来,只好又翻回来闹心地看了他一眼:“……小宝贝儿别闹了,你金主要睡觉了……”

黑瞎子把他放在脚边的抱枕拿过来隔在二人中间,仗着自己手长把抱枕和解雨臣一块儿搂了过去,隔着抱枕像傻子一样拍了拍他:“好,睡。”

解雨臣也很想对他的先生心动一回,但他现在只能无言以对。

明明隔了个抱枕,那人的呼吸声好像就在耳畔,解雨臣睁开了眼又闭上了,心道幸亏小爷自制力好,不然听着听着听硬了可就尴尬了。

他睡过去之前想,这王八蛋到底给不给我答案了?还是说就这么得过且过了?亲也亲过了抱也抱过了,一点表示都没有,自己铁定是要等他先开口的。

说不定已经给了,自己太迟钝没发现而已。

我又不是人精,你能不能多留一会儿,让我阅读理解的时间长一些,因为我可能领会不到。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