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舟识

最近沉迷kbsx 墙头众多,写写文啥的,喜欢删po,关注随意,mxtxmdzstgcf粉别关注我

【开宝/双雄/小心第一人称视角】military training(上)

教官伽x学生小
伽的性格是十后伽
世界观背景瞎几把写的
又ooc又雷,写了自己爽一下
表现出来的是小→→→→→→→伽,其实是双箭头
年龄差十岁,小高一,单纯的精神恋爱。

1.

我是在学校门口碰见他的。

他可能是在遛弯,也可能是在打探地点,像个传统黑社会一样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头蓝发看起来像是染的,墨镜不好好戴着反而卡在眉毛往上的头发中间,在我出来之后直直地盯着我。

我觉得自己被社会大哥盯上了,要是他敢来就把他揍一顿完事。

然后他真的来了。

我往后退了一步,书包砸在地上发出彭的一声,卷起袖子看着他。

出乎我意料的,他抬手摸了一把我的头。

“博士叫我来接你。”

然后我就跟着他走了。

2.

我在跟他走的时候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事,比如接下来会被卖到山沟里之类的,我又在心里做了些推测试图信任他,毕竟骗子骗小孩基本都是你爸你妈叫我来接你,如果是博士这个称呼大概真的只有知情人才叫得出口……

我悚然一惊,博士不会被他绑架然后把信息给他了吧?

然后我想了想我在家的大哥大姐,觉得不太可能。

他就在前面领路,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路灯的光晃得他微微眯了下眼睛,我才发现他的眼睛也是蓝色的。

走了这么多路,如果一句话都没说是不是有点不太好,我为了表示礼貌,先打了一声招呼。

他眼睛忽然亮了一亮,像是从黑社会大佬变成了天真小青年,自顾自欢呼了一声“阿卡斯这回赌输了”之后,主动停了下来,扬起笑容看着我。

“你也没看起来那么生人勿近嘛。”他伸出手,“——你好啊,我叫伽罗。”

我缩了缩,又伸出去回握了他的手。

他笑起来其实很好看。

3.

回到家后博士先是对客人表示了热烈欢迎,然后再催我赶紧去收拾行李——我明天就要去军训了。

我把一件件东西放进袋子里,其中的牙膏上是为它代言的二哥,露着一口大白牙笑得嘴角都咧开,他硬是要我带这款,还有我大姐据说保质期极长的爱心料理和我大哥和三哥的,武器?

我赶紧放到一边。

整理好之后我就坐在博士旁边听他们谈话,后来话题不知怎么偏着偏着偏到我这儿了,博士说,哎呀你看这小孩表面上是个闷葫芦,其实很好玩的。

伽罗点了点头,说是,很可爱。马上又要再见面了还蛮开心的。

……我懵掉了,不知所措地看向他。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我。

4.

伽罗还回视了,用一种根本让人没法反驳的语气反问我,不可爱吗?

5.

我落荒而逃。最终地点是我房间。

换了睡衣用被子蒙住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梦见了伽罗。

他靠着路灯好像在想什么事情,它把伽罗照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我的手心微微出了些汗,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

我迎着晚风向他奔去,耳边响起的不止是风声还有伽罗的声音,他抬起头抱住我说,等你好久啦。

6.

一见钟情这种事情荒谬又不可思议,仅仅凭着几分钟留下的印象会让一颗心脏彻底属于别人,这是那些人杜撰出来的谣言或童话。

可它确确实实发生在我身上。

7.

第二天和同学阿奇在公车上坐在一起,听他单方面与我交流。

阿奇讲得激情澎湃,从军训哪个地方有什么环境怎么样宿舍怎么样查寝严不严再讲到教官如何如何……

他忽然更兴奋了,说小心你知道吗,那儿有个教官是我哥,特别酷特别帅!我希望他带我们!

我跟着附和地点了点头,心想教官其实都没什么区别,严与不严而已,无论哪个都无所谓。

7.

然后我在军训基地看到了他。

8.

伽罗穿着迷彩服和旁边的众多教官一起,他冲着我笑了笑,用口型说道“又见面啦”。

心脏的温度通过皮肤到了衣服上。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奔过去扑到他怀里,然后让他选我们班教,不选不许走。

“我哥!就那个!就那个!”阿奇用力晃着我,“他刚刚还对我笑来着!”

我脑子一短路,脱口而出:“他是对我……”

阿奇停下了动作,用震惊和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我停顿了会儿,接了下去:“……们这次的军训心怀憧憬。”

虽然真的很拗口,不过还是骗过去了。

阿奇已经想奔向伽罗了,我把他拽回来让他先换衣服整理东西。

十四个人一个宿舍挤得要命,行李箱一个挨着一个都不知道是谁的,我把东西都准备好以后拿着塑料瓶出去倒水,倒了一半就听见了集合的哨声,我一边跑一边拧紧了瓶盖,在宿舍门口集合。

在他走过来时,我又把刚刚拧紧了的瓶盖拧松,对着在我手背上不小心溅到了的水滴许了个愿。

实现了的话就让你回归你本该待着的塑料瓶。

9.

水滴落入瓶内发出很小的啪嗒一声,我的心脏却猛烈地跳动了起来。我看着他先是侧着对我们,再用军靴在地上踩出声音转了过来。

他的嘴角是抿着的,眉眼锋利,湛蓝色的眼睛扫视了一圈,才开口说道:“阿德里星球,编号TC9527,伽罗,从今往后,担任你们的教官。”

“报数!”

10.

由于都没经历过训练,第一个人报完一之后第二个人就傻愣愣待在那儿,伽罗气得想笑,隔壁红毛教官带的班已经报好了,他就把红毛扯过来准备示范,红毛就顺便把隔壁的紫毛扯过来也开始示范,场面一度极其好笑。

红毛扯着嗓子喊一,伽罗喊二,紫毛说,你们搞的什么玩意。

伽罗给了他一手肘对他怒目而视,说满伍知不知道。他把紫毛赶走了。

他对我招了招手,喊了我的名字。他说,小心超人,过来一下。

军训第一天,上午八点三十一分。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