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舟识

最近沉迷kbsx 墙头众多,写写文啥的,喜欢删po,关注随意,mxtxmdzstgcf粉别关注我

风药/花

我想成为你花园里的一朵花。
风箭其实有着这样的愿望。

绿色头发的青年笑得眉眼弯弯,系着围裙,挽起一半的袖子照料花草。
风箭躲在树后观察他好多天了。
一见钟情之类的话并不是谎言,风箭第一天就喜欢上了他浇水时骨节分明的手,喜欢他身上穿的过分可爱的围裙,喜欢他……。
喜欢他。
今天他决定和青年见个面。
风箭坐下,隐藏在各种绿植中间,任由好奇的小动物落在他的头上,肩上。到了青年出来浇水的时间,他抬起头,直接撞进了那对通透的眼睛里。
他看起来很惊讶。
“……小幼苗?”
照理说风箭应该解释,可他没有,任由对方想象,并且看着他小心翼翼碰触自己的头发和脸颊。
青年手上的温度传递到了他脸上,风箭的脸开始发烫。
“抱歉,虽然不知道你是哪个幼苗……应该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他笑了,“我叫药草。”

他只有在守护森林的时候有这样的感觉。不停地奔走,风拂过脸颊,除了动物的叫声就没别的声音,很安静。他很喜欢。
风箭认为,如果自己有了这样的感觉,那么就要守护这片地方。
跟偌大的森林相比,这片小小的花圃似乎比其还多了些什么。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还有一张床。”他向风箭招了招手,“走吧,小幼苗。”

风箭莫名其妙地住了下来。
因为药草认为这是第一只化人了的幼苗,他把平时多余的时间挤了一点出来给风箭——教他各种东西,风箭好几次想表明自己的身份,却又在出口的第一声后扯到别的话题上去。
不是害怕。
他这么温柔一个人怎么会嫌弃自己。
风箭想,如果去掉幼苗这层身份,他对药草来讲就没那层比较亲密的关系了。
先从这层开始,再到朋友,知己,恋人……如果连一开始的关系都没有,那怎么进展下去呢。
“小幼苗。”药草在叫他。他转过头用眼神询问药草。
“等会能陪我去森林里采些药吗?就是圣殿旁的那片。”
他点了点头。药草冲他笑了笑,弯下腰转身去收拾东西:“那我们……”
忽然有一种不满从风箭心里冒出。
小幼苗是很可爱。这三个字从药草嘴里说出来更是可爱。
……花圃那么多小幼苗呢。
但是他想听到另外的。
“我……”风箭第一次在药草面前开了口。
药草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不叫小幼苗。”
风箭不会回避,他只会直直望向药草,认真道。
“我叫风箭。”

“风箭。”药草改了个称呼叫他。
他们现在在森林里。风箭最熟悉的地方。他知道哪里有地鼠洞,哪里是水晶布丁洞穴的入口,药草找的那些药就在离这里不到一点的地方。
他却装作不认得的样子,跟在药草后面。
跟自己喜欢的人待在自己喜欢的地方是最喜欢的一件事。
“我最喜欢的其实是这里的风。”
“……什,”风箭睁大了眼,情不自禁道。他控制住自己喜悦的情绪,刻意压低了声音问:“我能问一下原因吗?”
爱情是遮掩不住的,就算隐藏起来也会露出端倪,森林里忽然不知从哪刮来一阵风,吹得树叶呼啦啦地响。小动物们似乎都习惯了,该做什么做什么,丝毫不受影响。
他等这阵风过去后,笑着捋了捋风箭有些乱的头发。
“很温柔啊。”药草忽然道,“一直都很温柔,就像刚刚。”
“我知道一个秘密,就是有一个人一直守护着这里,他跟风有关。”他故作神秘地凑近,“他每次都没察觉到,可能我跟这些绿植有些像吧……”
“中午到森林忙完以后我就会找一个地方坐下,他总会在接下来的某个时间段出现。我不是很清楚他的样貌,但是我喜欢他差不多一年了?还是更久……”
风箭听了后思维一片空白,险些当场栽倒。他听药草说了一大堆自己有多么多么好,自己平时在干什么,坐着也可爱站着也可爱,例行巡逻后喂松鼠也可爱……
“……总而言之真的很可爱。我想让他现在就做我的恋人。”
“你听见了吗。”药草的身高比他矮一些,他搭在他的肩上踮起了脚尖。他顿了一顿,“或者换一种说法……你想不想成为我花园中的一朵花。”

这个说法稍微有点好笑。
风箭不是五彩的当不了花,虽然一开始就抱着这么个想法,但是从来没有对正主提起过。

连想法都一样。他怎么这么好啊。

风箭好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只点了点头,随后发现那人身上的温度传到了自己身上。

但愿我们是一对白鸟,亲爱的。

飞翔于海波之上。

——
最后是叶芝的诗!





评论(2)

热度(74)